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北冥鱼的个人专栏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归档 - 02月, 2006

自说自话“激动人心”之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刀郎一首《冲动的惩罚》唱响了大江南北,其中有一句歌词是“……我自说自话,简单的想法,在你看来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12月22日,国新办举行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上,李荣融表示:石油、电信、电力已经形成了一个基本竞争的格局,石油、电信、电力等行业没有垄断。


  李主任“基本竞争格局”的表态,引起轩然大波。中国是否存在行业垄断这一命题,到底应该由谁做出结论?实际情况是,目前央企的盈利大户中很多是垄断企业,垄断企业对社会公众利益造成损害。国资委关于垄断的辩解根本就站不住脚,李荣融否认部分行业国企垄断是站不住脚,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无论从市场准入方面,还是从价格控制、市场份额等来看,这几大行业都存在垄断。


  自说自话的不在少数。在“看病难,药价贵”呼声高涨时,东盛集团总裁陶朝辉反其道而行之,抛出“馒头论”,坚持“药价不贵,不同意降价”。药价为何居高不下?行政降价为何收效不彰?明白人都知道,医院提价、流通环节的利润、大量的回扣,层层加价直接导致了药价虚高不下。从药品出厂到患者使用,其中有多少环节,就有多少深层次矛盾。


  当然,对于陶总来说,陶总身处“高风险、高投入、高附加值”的制药行业,片面将药价虚高不下的原因归结于制药厂是不合适的。但是,抛出“馒头论”的药企老总们显然没有认识到当前老百姓“看病难、看病贵”的症结所在,他们片面地将老百姓喊药价贵的原因归结为“自掏腰包”,却忽视了药品流通环节存在的诸多弊端。从经济学角度,就商品属性的角度而言,馒头和药品并无本质区别,但行业内根深蒂固的灰色利益链严重扭曲了药品价格。


  自说自话的还有一些机构。有一家研究机构日前发布了国际形势黄皮书《2006年:全球政治与安全报告》,在测度了各国的经济力、外交力、军事力和国力资源、政府调控力的基础上,该报告对主要大国进行了“综合国力”实测,得出的结果是,中国的综合国力在全球排在第六位,排名第一至第五的分别是美国、英国、法国、俄罗斯、德国,而日本则排名在中国之后,居世界第七。


  抛开这项研究的指标体系的科学性不谈,该报告认为中国的综合国力强于日本,中国的人力资本则位列全球第一。在“激动人心”之余,笔者却对这个结论颇感诧异,这不能不让人对报告的可信度表示怀疑。


  综合国力是指各个国力要素综合而成的国家实力。其发展水平的高低是衡量一个国家强弱的尺度,并反映一个国家在国际社会中的地位与作用。近年来,中国一些学者热衷于对综合国力开展研究。但是从所谓“综合国力”的概念来看,“综合国力”是一个含糊的概念,并不是一个国际上通行的概念,与在国际上比较成熟的“国家竞争力”研究也大相径庭。换言之,这种综合国力的排名研究可能只是自说自话。更重要的是,在我们还有许多内部经济与社会问题需要通过改革来解决的时候,中国完全没有必要急于展示实力。


  无论是国资委主任李荣融自说“无垄断论”,东盛集团总裁陶朝辉自话(画)“馒头论”,还是“中国综合国力世界第六”,他们都是站在自己的立场,自说自话,结果自然可想而知了,如刀郎所唱“在你(我们)看来这根本就是一个笑话”。(2006年⊙中国经济周刊)

星期二, 02月 28th, 2006 未分类 没有评论

再提“银行资金入市”务必当细细思量

2005年12月份,央行发文原则上允许银行购买企业债。于2005年修改的《证券法》,也已经摒弃了“禁止银行资金违规入市”的表述,代之以“依法拓宽资金入市渠道,禁止违规资金入市”。

  这些措施,无异于打通了银行资金进入股市的合规渠道。从政策面来说,随着国内拯救股市的舆论日渐增强,银行资金入市限制的篱笆正在被逐渐拆除。


  从舆论上看,1月7日,证监会主席尚福林指出:一方面金融系统有钱,另一方面资本市场没有钱,中间的通道肯定有不通畅的地方,应该有一部分资金流到资本市场上。很明显,证监会认为银行资金向股市的口子开得不够。


  颇为引人注意的是,就在同一天,工行行长杨凯生也在呼吁,应允许银行合规资金进入股票和企业债市场。很明显,银行存款资金富余的“流动性过剩”,导致杨凯生“前所未有的困境”。在证券监管与国有商业银行的重量级人士都做出明确表态之后,相信银行资金入市的可能性正在增加。但是,在笔者看来,放闸银行资金入市当细细思量。


  于银行而言,当前国内商业银行流动性普遍严重过剩,国内银行吸收存款太多演变成困境,工行到去年年底贷款占存款的比例仅为56%,没有贷出的资金大量投向债券投资等交易类的资产,整个银行业都是如此。而银行资金的过剩,向股市寻求出路,并不是一个稳妥的办法。


  从历史经验来看,银行资金、国企资金在股市上进进出出,教训深刻。本轮中国股市史无前例的持续性下跌,是由国有股市价减持开始的,由银行资金撤出加速,由国企资金退出抽薪,到券商大范围破产进入最低潮。在我国目前情况下,不适宜银行资金大量地进入股市,而是要通过设立相对独立的投资机构进行投资,以隔离风险,防范股市风险向银行扩散。再者,我国的国有商业银行在某种意义上具有公益性质,作为“百姓的银行”,有责任也有义务保障老百姓“钱袋子” 的安全。如果银行资金放开口子入市,如何来控制风险?是否能够避免过去银行资金入市的结局?


  于上市公司而言,上市公司始终以“圈钱”为己任,在大股东占绝对主导地位的上市公司,银行的证券业务利润最终还是要来源于上市公司的利润,上市公司业绩已接连恶化,表现出整体下滑的态势,而且下滑速度有越来越快的趋势,这几年来中国上市公司的业绩走了一条标准的下降通道,2005全年业绩将出现前所未有的首次负增长。显然中国经济的活力不可能来自于垃圾股越来越多的上市公司,这些垃圾上市公司解决不了杨凯生所说的,银行存款资金富余的“流动性过剩”难题。


  再者,银行与上市公司关系密切之后,很可能衍生大量的关联交易,这将为银行的正常经营管理带来大量风险。这不仅使入市银行资金的真正利润来源成为隐忧,更可能成为资金“窟窿”的来源。从目前中国股市的情况上看,我们显然难以看到这样一个合理配置资源的环境。一个没有法制化、市场化、秩序化的证券市场,一个没有持续、健康、稳定向前发展的证券市场,一个资源并不有效配置的资本市场,对银行资金来说,无疑解决不了银行存款资金富余的“流动性过剩”,而很可能因此面临“前所未有的困境”。


  于市场环境而言,中国股市目前仍旧以投机力量占主导地位,投机性强,抗风险能力差等因素可能致使银行和投资者双双处于危险的边缘。一旦依靠银行资金的投资者出现还贷困难,必定是在股票价格上遭受了巨大的损失,即便银行此时接管股票,也同样遭受股票严重缩水的困扰,或被迫成为上市公司的股东。没有具有避险性的做空机制,只有买进才能赚钱,股票市场定价也不尽合理,都为银行资金入市埋下障碍。


  目前市场人士最企盼的资金来源,无非是银行资金、国企资金、上市公司资金及游资,而这几方面多涉及政策动向,在银行资金入市、国企资金入市这一政策上,证券监管与国有商业银行的重量级人士仍将摆脱不掉尴尬的“一放就热,一热就乱,一乱就管,一管就死”的监管困境。其实,中国股市一时的低迷其实并不可怕,因为这是股市改革应付出的代价。但如果急于改变低迷局势而匆忙放开银行资金入市,仍救不出一个健康的、具有投资价值的股市,一个秩序井然、健康规范的股票市场,那才真正可怕。管理当局对银行资金入市,务必对其中的高度复杂性有着清楚的认识,务必当细细思量。(2006年⊙新经济导刊)

星期三, 02月 22nd, 2006 未分类 没有评论

中外国企的差距在哪里?经济利益与公共性难题


  近日,委内瑞拉《宇宙报》报道说,委内瑞拉国家石油公司(Pdvsa)总裁、委能源石油部部长拉斐尔·拉米雷斯表示,受高油价的影响,截至 2005年年底,Pdvsa全球石油毛收入将达到830亿美元,净利润94亿美元。拉米雷斯表示,“2005年Pdvsa将会向国家财政上缴280亿美元,其中包括88亿美元的所得税,131亿美元的矿税和13亿美元的红利,另外还有48亿美元用于政府社会发展项目的资金。”

  对比国内的企业,同样处在石油行业,2004年中国石油集团实现销售收入5500多亿元,占180多家中央企业的10%;实现利润总额1100多亿元,占中央企业利润总额25%,实现税费1050亿元。除了税金可与Pdvsa相比之外,矿税则远远少于Pdvsa。


  据公布的信息,2005年前五个月,中石油集团利润总额593.1亿元,同比增长43.5%之巨。中石化集团实现利润227.0亿元,同比增长 30.2%。中海油公司跟2004年同期比,增幅更是高达64.5%。2005年上半年,国资委监管的央企共实现利润2988亿元,其中三家石化巨头 1156亿元,四家通信巨头674亿元。这七家企业的利润,就占了央企总利润的61%以上,2005年央企利润总额突破6000亿。


  与Pdvsa不同的是,中石油并没有红利上缴。中国的国企长期以来已经形成一种观念,认为国有资产是他们经营积累起来的。然而,他们却不知道,他们是代表国家在经营企业,他们正在因为“国企在竞争领域的特殊身份”而获取超行业利润,国家作为国企的出资人,是有权收取利润的,国家是有收益权的。


  作为国有上市公司,中石油没有向国家分红,只是缴税,这显失公平。作为大股东,国家理应从国企的利润中分红。但是在现有体制下,国企产生的垄断利润只有海外的投资者可以分红,其他的则只属于特定的利益集团。


  当然,现在要国企们上缴利润,难度不言而喻,尤其是那些正在发展改制中的国企。但对于高回报的垄断企业来说,向国家上交利润不是没有这个能力。九年制义务教育将全面展开,公共医疗、农村卫生保障也需要大投入,而这些都离不开公共财政制度的形成与完善。垄断企业向国家上交利润,又是公共财政的资金基础。


  国有企业可能并不会认可。有化工国企老总就对“国资委随随便便就划走了我们几个亿”表示不满。有电信运营商甚至表示:“如果赚了,有钱分红还好说,如果赔了呢?国资委会给我们出吗?”但是他们却忘记了,他们代表国家管理国有企业,是有资产保值增值义务的。


  在市场经济中,国有企业应该学会如何处理经济利益与国企的公共性问题。美洲地区的石油公司国有化是有助于缩小贫富差距的,如Pdvsa上交的 48亿美元用于政府社会发展项目的资金。而中国的国有企业,谈不上什么社会发展项目的投入了。到底是在缩小贫富差距,还是在拉大贫富差距?而日前国家财政向中石化一次性高达100亿的补贴,这一“昂贵妥协”的背后,无疑相当于全体纳税人出钱弥补了国内成品油与国际油价之间的差价,也与“各竞争主体平等参与竞争”这一市场经济精神相悖。(2006年⊙新经济导刊)

星期三, 02月 15th, 2006 未分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