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北冥鱼的个人专栏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归档 - 04月, 2007

马加爵与赵承熙:一样的选择,不一样的命运

有关美国校园枪击案的报道,随着时间的推移,会冲淡一切的。但是,人们没有因为案件逐渐真相大白而停止反思,相反这起事件的后续进展颇能引起中国人的反省。

  4月21日,在枪击案的发生地,33个纪念遇难者的花岗岩悼念石摆成一个半圆形,其中包括凶手赵承熙的悼念石,上写着“2007年4月16日赵承熙”,旁边放着鲜花和蜡烛。而且,我注意到,赵承熙的悼念石不是另置它处,而是摆在了第四个。在学校举行的遇难者悼念仪式上,敲响了33声丧钟,放飞到空中的气球也是33个。赵承熙在这起全美最大的校园枪击案中杀害了32人,他是第33个遇难者。


  同样是在大学校园,值得我们关注的是3年前另一场校园梦魇的主角——马加爵。时至今日,世人并没有原谅马加爵,包括马父。媒体报道说,至今马家人没有去昆明领取马加爵的骨灰,马加爵的父亲说:“骨灰我们不要了,就当我们没有这个儿子,让一切都过去吧!”


  一个枪杀32人,开了220枪;一个锤杀4人,并肢解分尸藏尸。他们有着同样的畸形人格,他们都走进了心灵的死胡同,他们有着同样的作案动机,他们都是孤独者,他们都心胸狭隘极度自卑,赵承熙在《宣言》中写道:“你们这帮俗人,难道有奔驰和金项链也不满足吗……你们的放荡生活也不能满足你们享乐需求……你们拥有一切……”马加爵述说:“我虽然是大学生,我却绝不能与十哥相比……很多人比我老练,让我很自卑……”


  他们同样制造了人间悲剧,马加爵制造的惨剧是可恶的,赵承熙制造的惨剧也是可恶的,他们都恶贯满盈,他们都骇人听闻,但两人又何尝不是悲剧的牺牲品?耐人寻味的是,同样是这两个人,两个悲剧性的人生,在他们死后却有着显然不同的人间命运。


  在弗吉尼亚大学悼念会上,没有揭露,没有控诉,没有谴责,美国民众如此表达对赵承熙的爱憎情感:“你没能获得必要的帮助……你没有得到任何帮助和安慰,对此我感到非常心痛……希望许多人心中对你的怨恨转化为宽恕……希望你的家人能克服你的作为带给他们的痛苦。”赵承熙的姐姐在惨剧发生后深表歉意,不仅没有成为众矢之的,反而得到了人们的同情和理解。美国一位网民在赵承熙姐姐的道歉信后回帖说:“这不是你或你家人的错误。你也失去了你亲爱的人。赵承熙的家人也在我的祈祷名单中。”


  2004年,马加爵被执行死刑。媒体报道说,云南高校师生在听闻马加爵被执行死刑的消息后,大都异常高兴,有的鼓掌,有的唱歌,还有人相约晚上喝酒不醉不归。大家认为,马加爵犯罪行为对社会危害极大,情节恶劣、后果严重,应该依法严惩。现在终于还受难者一个公道了,也终于可以从马加爵案件阴影中摆脱出来了。很久以来,我们习惯了“妖魔化”,人们凭以马加爵的长相和肌肉,描写刻画他是“杀手”、“凶狠”、“粗暴”、“怪僻”、“阴险”、“屠夫”、“恶魔”。


  这种观念的巨大差异,反映了中美两国民众不同的道德评判价值观,以及中国带有缺陷的文化内涵。尽管赵承熙来自于不同的族群(先前还有报道说是中国留学生),但是美国民众认为,应该善待那已经远去的人,凶手孤僻、性格扭曲,没有被关怀和治疗,社会是有责任的。正如赵承熙在给NBC的录像中提到的,“你们有无数个机会挽回我要做的事情,但是你们没有”。赵犯下的残忍罪行,是学校和社会此前没能给他提供适当的治疗和心理咨询,人们为此而感到遗憾,并将改善以避免悲剧的再次发生。


  马加爵虽然离我们远去,但媒体和公众视野中的“马加爵”故事,却时时牵扯着社会的神经。对很多中国人来说,将杀人凶手和遇难者一起列为悼念对象,那是想都不要想的事情。中国民众至此仍然坚决认为,马加爵犯下了惨忍的不可饶恕的罪行,而马父“难为情不要骨灰”的背后,是屈辱,是胆怯,是恐惧,以及众目睽睽的世人目光。在中国的世俗环境之下,他甚至连鼓起勇气的信心都不曾有过。


  我们从来只懂得如何从马加爵案件的报道中读到仇恨,甚至从马加爵三亚落案至被处死而大快人心,却从未曾想到高校贫困生缺乏必要和完善的经济救助机制和心理辅导机构,从未想到如何去抚平伤痕以避免伤害的再次重演。现时社会,一方面,中国传统的“和为贵”等传统道德正在遭遇瓦解;另一方面,与市场社会相适应的道德基础又迟迟没有建立。更重要的是,我们没能学会原谅,我们缺少宽容、大度、同情、忏悔、博爱。从美国枪击案,我们看到了理解与包容。


  逝者已矣,生者仍将继续。这两起案件我们需要反思的东西太多了,而两位杀人主角遭遇世人截然不同的命运,更令人深思。希望我们的思考不要因为时间的冲淡而停滞,希望我们的反省也不要因为他们的死而停止,对于生命价值的认识,对于生存价值的认知,对于他人生命权的尊重,这也许是一个新的起点。

星期一, 04月 30th, 2007 未分类 没有评论

工行“甩扑克”、建行“毙储户”、农行“劫金库”

三大国有银行的海外上市成功、尤其是工行的全球IPO纪录很是鼓舞人心。我们经常从媒体看到的是,由于“四大”的垄断而攫取的巨大超额利润,但是中国银行业一向落后的管理水平并不能随上市成功而自动改善,还是依然地令人忧虑,甚至令人震惊。

  就在最近这几天,国有银行“霉运”不断。


  顾客排长队,工行员工甩扑克。此前有报道称,在储蓄客户等候办理业务时,工行北京分行朝阳支行金台路分理处部分对公业务员工在营业厅内休息打牌,引起了客户强烈不满。此事一经报道,工行北京分行对“打牌事件”进行严肃处理,相关分理处在全行范围内受到通报批评,分理处主任被免职处理,当班副主任被撤销职务,相关人员也被严肃处理。


  建行储户取钱,当场遭毙。4月7日下午5点左右,在沈阳苏家屯区枫杨路上一建行内,一押钞员在银行营业厅内与储户发生口角,这位去银行取钱的客户被金融护卫中心的押运员一枪击中头部,当场死亡。


  农行员工大盗,盗出两吨巨款。4月14日,农行邯郸分行发生建国以来罕见的特大金库盗窃案,被盗现金人民币近5100万元,将近两吨重,案发后,邯郸农行并没有立即报案,而是试图通过银行自查解决此事。直到自查无望后,邯郸分行才紧急上报。疑犯马向景18日在北京落网,疑犯任晓峰19日在江苏连云港被抓。


  “打牌”、“命案”和“丢钱”同时出现,或许可以说是一个“意外”,但却是偶然中的必然。长期以来,服务态度不好、服务水平不高,一直是老百姓对国有商业银行的普遍评价。


  这三起事件,发生了外资银行以法人身份在中国全面开业经营之时,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前两天我去刚开业不久的汇丰转悠,又是倒咖啡,又是递杂志,热情备至,受宠若惊,没有理由不为国内银行担忧。这三起连发事件,恐怕也可以算是中国国有银行对自己管理水平的集体“脱裤子”。


  国有银行的准垄断地位,短中期内很难动摇。要成长为世界性的银行,不光是要图大,也不是独占鳌头的盈利增长,还要有优质的服务质量。当然,要它们在短中期内改善服务素质,同样也很难。工农中建四大银行尤其堪忧,我们的银行、尤其是“四大”,应该考虑“彻底”的管理流程再造了。

星期五, 04月 20th, 2007 未分类 没有评论

从达能-娃哈哈事件看外资并购问题的复杂性

2007年“两会”期间,杭州娃哈哈集团董事长、人大代表宗庆后上交了一份提案,名为《关于立法限制外资通过并购垄断我国各个行业维护经济安全的提案》。10年前他率先为中国饮料业引进外国战略合作者,然而近两年频繁发生的外资并购事件,让宗庆后有些不安。

  宗庆后的这种不安,事过不久的今天,却发生在自己的头上。


  法国达能公司欲强行以40亿元人民币的低价,并购杭州娃哈哈集团有限公司总资产达56亿元的其他非合资公司51%的股权。


  数据显示,娃哈哈这批自行成立、与达能没有合资关系的公司,2006年利润10.4亿元。娃哈哈是少数几个能在幅员辽阔的中国大陆,具有全国知名度的食品品牌,中央高层领导多次在公开场合称这家公司为民族产业的代表。宗庆后也在2002年获得了杭州市人民政府300万的特殊奖励,宗庆后是三个获得这300万的企业家之一。


  达能是欧洲第三大食品集团,1987年进入中国,当年成立广州达能酸奶公司。1994年与光明先后合资建立了上海酸奶及保鲜乳两个项目,达能占45.2%的股份。1996年收购武汉东西湖啤酒54.2%的股权;与娃哈哈成立5家合资公司,达能获得41%的股权,亚洲金融风暴之后,达能拿到51%股权;收购深圳益力食品公司54.2%股权。


  2000年3月达能收购乐百氏92%的股权。2001年,达能亚洲有限公司参股光明,比例为5%,此后到2006年4月增持光明股权达到20.01%。2004年收购梅林正广和50%股份。2006年7月法国达能以持股22.18%的比例成为汇源集团的第二大股东。2006年12月达能与蒙牛组建合资公司,达能持股49%。


  可以看出,法国达能在中国的收购可能是最务实的,一直采用低调收购战略,但步伐一直未停。这也难怪,宗庆后在新浪访谈中哀怨地表示,中国饮料企业十强企业达能并购了五家,已经构成了外资垄断。而且,当年达能投入了15亿元,10年收益高达38亿元。如果这次收购实现,中方将完全丧失对娃哈哈的绝对控股权。


  达能和娃哈哈的恩怨纠葛似乎正愈演愈烈。宗庆后在回复达能要求召开董事会的传真中,他使用了“中国人民站起来”等形式的表达,他指出:“中国人站起来了,中国现在不是八国联军侵略的时代了。”宗庆后已经公开承认违反了协议,但是却认为自己是“中了达能在十年前精心布置的圈套”。对于这个经营了10多年的著名民族品牌的前途,他似乎充满了忧虑和愤慨。而达能则在声明中以“法庭上见”相威胁,并声称已经做好了全面启动法律行动的准备。


  10年前,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不少企业包括娃哈哈不得不向外企“求援”,而跨国企业正好借机进行合作和兼并,在中国占领最大市场份额。而实际上,在娃哈哈与达能签订合同之时,娃哈哈就已经失算了第一步。目前事件仍不明朗,但可以肯定的是,从媒体报道和宗庆后披露上来看,问题的根源在于商标使用权协议。随着事件进展的水落石出,我们将会越来越明朗。


  自从去年以来,关于外资并购国内企业是否会产生相关产业安全的问题,引起了市场极为激烈的争论。


  从政策层面来看,虽然2006年的外资并购在中国引起了巨大争议,并导致了中国政府的相关审批停滞,但是,外资丝毫没有减少对中国资产的交易兴趣。而且,2006年底以来的一系列外商投资活动得到审批通过,最为著名的是凯雷与徐工的收购大战,已经显示中国政府划定了政策的明确界限:并购可以进行,但要有序,也要有所限制。外资在华的并购活动,需做到“有理、有利、有节”。但在具体操作层面,在政策已经明朗的前提下,并购过程中仍旧不能忽视其过程的复杂性。


  另一方面,在今天,宗庆后在WTO及全球化背景下强调民族主义,在两年前,我写了《我们大家都支持国货,但最后他们都亏损了》。在WTO和全球化前提下,中国要参加现有的国际体系,要扮演一个更为重要的角色。中国不仅是游戏规则的拟定者,还应该是游戏规则的执行者。宗庆后利用目前国内日益高涨的民族主义情结谋取商业利益,利用“民族牌”舆论和一切可能的力量向合作方施加压力,悍然挑战大股东,他甚至公开承认违反了当初“白纸黑字”的协议,这在崇尚商业精神、市场经济、法治社会的今天,更令人担忧,甚至会沦为外资指责中国履行市场开放承诺不力的证据。这在日益开放的市场经济情况下,不能被支持。


  颇具意味深长的是,4月10日娃哈哈集团发表“娃哈哈集团全体职工代表声明”。声明中说:“娃哈哈全体职工坚决拥护宗总的领导和指挥,坚决反对达能集团对娃哈哈品牌的不断侵蚀与并购……20年来,宗总呕心沥血,事必躬亲……宗总为企业的发展,牺牲了个人、牺牲了健康……如今达能竟然采用如此卑劣的手段,妄图在企业发展高歌猛进的时候来摘取胜利果实,这种不劳而获的行径,全体职工代表表示强烈不满与愤慨……决不让乐百氏悲剧再度重演……与宗总同呼吸,与娃哈哈同进退。”这一切,都使得这起并购大案,更具戏剧性。


  达能与娃哈哈之间,在此次博弈过程当中,由于并购问题引发的这一系列恩怨与纠葛,我们看到的是民族产业利益的诉求,外资行业通吃的路线图。而实际上,这更是一场资本市场的典型博弈,也必将写入MBA案例经典。

星期二, 04月 10th, 2007 未分类 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