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首页|TW首页| 同事录|业界社区

北冥鱼的个人专栏

又一个 blog.techweb.com.cn Blogs Blog

归档 - 09月, 2007

第二套房贷新政会不会“空调”白忙一场?

1、政府说的“市场的归市场,保障的归保障”。这句话对极了。关键要看怎么真正落实,落实程度有多大。保障要做到公正,保障不要冲击市场。

  2、第二套住房贷款的首付比例将调整至40%以上,而且其贷款利率不得低于基准利率的1.1倍。这个政策杀伤力很大,相当于连续加息七次半。因此,这个政策,对于稳定房价、平抑市场投机,防范房地产业信贷风险,是有很大积极意义的。可以看出,高层对房价上涨过快和类似美国房贷危机那样的房地产金融泡沫化的担心。


  3、但是,第二套房贷发放收紧新政,漏洞颇多。银行之间联网了吗?在这家银行贷款,又到另一家银行贷款,几家银行能够协调一致,甄别出第二套房贷吗?银行之间是有竞争的,为了争取客户,谁会主动查明是第一套还是第二套房贷?更何况,银行一直把房贷当成各类贷款中的优良贷款,这个政策能坚持多久,值得怀疑。


  4、第二套房贷收紧,鉴定第二套房是以家庭为单位。银行与主管婚姻的民政部联网了吗?如果真要买第二套,莫非还要走先离婚,再买房,再重新结婚的荒唐老路吗?


  5、“家庭”如何定义?孩子?父母?谁没有老婆孩子,三亲四戚,七姑八姨,拿谁的身份证来办房贷,都可以说成是第二套吗,还有不少“空子”。问题是,房贷一直号称是银行的优质资产,过去各家银行想尽各种办法抢房贷份额,现在怎么就不贷了?那么多不良贷款的责任还追究不过来呢,哪家银行会花大力气去追究优良贷款的责任?


  6、真正最迫切实行的,是家庭收入税收政策。家庭作为最基本的社会单位是不可改变的,个人纳税的多少,势必会对不同家庭产生不同影响,个人所得税是否应该按照家庭收入征收?显然,这种做法考虑了家族养育孩子,乃至赡养父母等的“生计”开支,家庭收入档案制度因存在各种必要的税前扣除与税后抵免,纵向公平做得较好,颇具人性化,尽管复杂但具有更大的灵活性,是中国个税改革应该靠拢的方向。这比第二套住房鉴定,要急迫得多。


  7、新政不适用于公积金贷款。通过几轮提息,公积金贷款利率和商业贷款利率差距进一步拉大。由于贷款利率较低,通常公积金贷款会被优先考虑。但此次新政并不适用于公积金贷款,因此,只有尚未还清商贷的购房者最有可能使用公积金贷款购买第二套住房。不知决策部门为何对公积金贷款买第二套住房,却网开一面?


  8、房贷新政的出发点,是抑制银行和投机者,而不能对地方政府和开发商产生多大影响。甚至会伤及正常的投资者,他们有正常的投资需求。与动辄几十套购买的投机者相比,他们是弱势群体。当一个政策伤及正常的投资需求时,这个市场就不是一个健康的市场了。


  9、我以为,控房地产市场以避免未来大起大落的政策方向是正确的,但就房地产市场本身而言,中国需要的是更有力度的调控政策以抑制泡沫的产生,如重拳出击目前普遍存在的开发商囤积土地、囤积房源的投机行为,放开二手房市场的发展限制,大幅扩大土地的市场供应。


  10、总之,如此一刀切,限制贷款需求的政策期望,特别是在实施过程当中的几个漏洞,至于这个政策能达到什么很大的效果,恐怕希望将会渺茫,很可能只是“空调”白忙一场。

星期日, 09月 30th, 2007 未分类 没有评论

《重获企业精神》:企业家精神图腾的圣经之作

By 吴鹍

  这是我读过的最饱满热情讴歌企业家精神的书。而且我认为,这是一部关于企业家精神图腾的书,企业家心路历程的书,是企业家精神的圣经之作。就像未来大师约翰-奈斯比特评价的那样,“乔治-吉尔德道出了企业家的心声。”


  在这部书中,随处可以读到吉尔德断言式的结论,当然,他这种断言式的结论,是建立在大量的事实描述与论证之上的,他用大量的篇幅,叙述了杰克-理查德-辛普洛特、亨利-福特、本田宗一郎,还有半导体行业的戈登-穆尔和马克-谢波德……,以及在迈阿密的古巴奇迹。所有的事例,都是令人震撼的艰辛,执著的信仰,又是那么的激动人心。


  在吉尔德看来,美国的企业家们推翻了那些专家们的悖论,正是企业家们一往无前、反叛、意志顽强、富于创造力的精神,推动着经济的增长,创造着美国史无前例的奇迹。


  受到他猛烈抨击的这些专家,包括经济学家,包括政治家、社会学家。因为,不管是二战后初期,还是上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期间,美国主要的经济学家都预言,将出现世界范围内的经济萧条,但事实正好相反。只有企业家、创业者,他们才知道经济的冷暖,企业家的经济才是真正的经济,而不是计量经济学的经济。


  他说,“经济的复苏,取决于企业家的复活。”


  他对经济学家的抨击,是史前未有的,甚至有点偏激和极端。他怒斥说“企业家总是成为各种经济学的牺牲品”,他还说“生意人的道德品性比学术界的道德规范要更加始终如一、更加无私”。


  吉尔德断言式的结论还有,他说:“经济增长的关键其实很简单:有创造力的人拥有了资金;反之,经济停滞的原因也一样简单:富有创造力的人的资金被剥夺了。”从经济学的角度,社会的效率取决于资源的流向,从资源禀赋而言,越有创造力的企业家应该获得更多的资源禀赋。然而,在他看来,政府常常抑制企业家的创新精神,就算在日本这个崇尚创新的国度,也是如此,比如通产省一直认为索尼试图用晶体管来制造收音机的想法是很荒谬的。


  然而,企业家自发的企业家精神,正在突破这种限制与嘲笑。正是由于日本有那么多有企业家精神的创业者,这种精神鼓舞并创造了日本经济的增长奇迹。


  在通篇整书中,吉尔德都在饱满热情地讴歌企业家精神,管理巨擘彼得-德鲁克这样评价这本书,他说“多数有关企业家精神的书籍中通篇都是奇闻轶事或者‘街头戏法’之类的内容。在这类书中,我认为最好的当数乔治-吉尔德1984年写的《企业之魂》。”


  吉尔德高度赞扬企业家,开篇就颂扬“资本主义是一种精神与观念”,“精神和信仰才是企业家的生活方式”。


  因此,真正意义的财富并不是物质上的,不是帝国主义时代的土地,不是重商主义时代的金条,也不是现代的石油,而是观念,即想法及付诸实施的过程,财富已经从物质转移到思想。吉尔德的这种看法,不是在21世纪的今天,而是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早期,不能不佩服吉尔德远大的眼力。


  企业家精神在促进社会向前发展,以及国家财富的积累。反之,企业家精神的扭曲和丢失,将导致对国家财富积累信心的丢失。


  正是这种精神,促进企业家、企业、国家的财富保有并增殖,给最穷的人提供了更多的机会。也正是这种信仰,比尔-盖茨也自认为被捆绑在微软这条大船的船桅上了,因此盖茨既是微软的奴隶,也是主人。


  关于企业家精神,吉尔德最看重的是冒险精神和创新精神,他极力讴歌了创业精神——创业就是创造奇迹。他在书中毫不吝惜笔墨,处处流露出对创业家们的称颂,用大量的篇幅讲述这些企业奇迹、国家奇迹。也在另一方面,佐证了经济增长源源不断的源泉,是来自于创业者的头脑和意志,来自于福特、本田宗一郎、井深大、盛田昭夫、松下幸之助、乔布斯的创造力,勇气,毅力,信心。对创业者,他甚至到了顶礼膜拜的地步。


  吉尔德鄙视没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那些囤积财富的,寻求政府保护的,陶醉虚荣消费的,隐退孤立的,只给不予的,不愿承担风险的,希望收益不愿牺牲的,希望得到赞美的,不谦卑的。他毫不客气地怒骂他们不是企业家,而是封建社会和前资本主义的残余。


  在《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一书中,马克斯-韦伯考察了16世纪宗教改革以后的基督教新教的宗教伦理与现代资本主义的亲和关系,韦伯强调新教伦理产生的勤奋、忠诚、敬业、视获取财富为使命,这些新教精神促进了美国经济。信仰和职业精神,是美国成功的关键所在。


  同样,吉尔德认为,“宗教文化将塑造关乎企业家兴衰成败的道德体系”,企业家的乐观主义和信用,献身与信念,自律与利他主义都只能在具有宗教基础的道德体系中才能发扬光大。正是由于企业家的生活被救世观念深深影响,驱使企业家不断奋斗和创新的动力,所以他们才会倾泄信念、信仰、资金和牺牲。


  吉尔德认为,这个世界是企业家的世界,正是因为企业家创造并推进更美好的未来,他高呼“企业家精神是我们未来希望的强大力量”,穷人们的生活都有赖于富人,所有人的生活都依靠那些承担风险、创造财富的特殊人,和他们的创造力,还有勇气。“如果富人们被压制了,那么穷人将到处受难。”吉尔德关于这一段的描述,看起来颇为刺眼,经济学家、政客、传教士、革命分子、投机者抨击企业家贪婪,这为他所反感。这就引出了:如何对待我们的企业家呢?


  基于此,吉尔德提出了“企业之魂”,“企业之魂”正是这部书前一版的书名。读罢此书,可以发现全书饱含激情地阐述了一个观点:企业家必须获得自由,从事只有他们才能做的事情——为每个人创造新财富。企业家应该受到尊重,构建正确的企业家精神,而非片面指正仇富群体,允许企业家用他们的财富进行冒险经营,而不是诽谤他们,干扰他们,应该降低税率,刺激供给,而不是过度征税,过度管理,做到这些才能使得国家财富不断的后来居上。


  才智和精神,是不可剥夺的,这就是吉尔德的“企业之魂”。


  所有有志于创业的,正在创业路上的,功名成就仍在路上奔波的,关注企业家的,关注经济增长的人,都值得认真读一读这本书。

星期一, 09月 10th, 2007 未分类 没有评论

股市催熟“世界第一” 500强今年都得改写

By 吴鹍

  中国以日本一半的GDP总量,率先在股市市值方面超过了日本,这是中国股市这两年来创造的一系列纪录中一个最新的里程碑。这是一个“国家整体实力”的概念,几乎所有的人会告诉你,市场的持续飙升,反映了中国经济的潜在实力,只要中国经济持续向好,市场就会以飙升作为回应。今年十七大,明年奥运会,大后年世博会,这些理由听上去,挺美。

  如果看个体,让我们来看一下,这两年来,由股市催熟,中国企业界创造了几个“世界第一”。


  全球市值最大的银行——中国工商银行。不多不少,工商银行从上市到现在,整整涨了一倍,如今工行市值已经把汇丰、花旗都抛在了身后。工行还有几项世界第一,是全球排队时间最长的银行,排队人数最多的银行。工行已经不把市值当作目标了,工行的老总说工行的目标是做最优秀、最盈利、最受尊敬的企业。尽管市值已经做到全球最大,但这是家连自动存款机也找不到的银行。


  全球市值最大的寿险公司——中国人寿。国寿股票总市值在5月份就已经超过3000亿港元,较之上市之初增加了三倍。全球保险巨头AIG、ING和安联都不在话下,中国人口世界第一,参保人数只要稍一增长,成为全球最大,易如反掌。


  全球市值最大的铝业公司——中国铝业。中国铝业近一个月内涨幅高达150%,一家公司的市值,已经超过全球最大的两家铝业公司市值的总和。就像萨科齐批评中国正“把它对原材料贪得无厌的需求变成一种控制战略”一样,中铝把美铝、加铝甩开,是迟早要发生的。


  全球市值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万科。在“夫人股票门”事件过后,万科股价在短短两个月之内再涨50%,要不抛就美了。万科的市值有2000多亿了,比美国最大的4家房地产公司市值之和还要高出50%。一年前,万科的市值仅仅为246.93亿。从营业收入来看,万科2006年的营业收入为178亿元人民币,美国最大的这四家营业收入总和是万科的数十倍。王石的目标是2010年做到1000亿,但用他的话讲是“面临千亿瓶颈”。王石希望最后一套房子是万科来造的,单凭这勇气,股价不为过。


  世界市值最大的造船公司(即将)——中国船舶。船舶制造业是资金密集型和劳动密集型结合很紧密的行业,日本、韩国让出这个市场,是迟早的事。只要是制造业的地方,中国正在通吃。中船成为全球老大,这个我信,名符其实。


  世界市值第二大的铁路公司——大秦铁路。这家“中国铁路第一股”的总市值已经超过了日本同行,居沪深证券市场前10名。


  全球第四大投资银行——中信证券。在中国股市大热的激励之下,中信证券也已经跃升为世界排名仅次于高盛、摩根士丹利和美林的世界第四大投行。这家A股流通股市值排名第一的券商,在两年前还是一家有那么一点创新思维的中等券商。两年前的“收尸行情”,给“棺材钱”不给“买药钱”,倒台了数十家券商,包括倒霉的阚治东和南方证券。然而,近两年证券市场整体转暖,炒股不再丢人,券商的收入节节攀升,生存下来的小券商也风光无数。


  恐怕财富500强、福布斯500强今年都得改写了。有这么多“世界第一”,也就不难想像证券化率超过100%的中国股市总市值超过日本了。有一个数据:17年前,日本股市的市值占到国际的50%,现在日本股市占国际市场的份额是8%。中国在各个行业成为“世界第一”是未来趋势,买股就是买未来,但买个五年十年的未来尚可,如果二十年五十年的未来都让咱给买了,儿孙们买什么。

星期四, 09月 6th, 2007 未分类 5条评论

反垄断法:不应该赋予太多的含义与想像力

8月底,中国自己的《反垄断法》终于获得审议通过了,一年以后正式施行。这部法律争议了13年之久,行政性垄断增增删删,之所以折腾这么长时间,还是因为知识界、各相关利益部门之间争议多多,博弈不断。

  在这部法律出台之后,业界关切的是,反垄断第一刀将砍向谁?我们仍然要问的,需要反什么样的垄断?如何反垄断?有人甚至将这部法律的出台,看作是中海油竞购优尼科失败的有力回击。如果只是把这部法律赋予了更多的反外资垄断,恐怕还远远不够,也违背了市场经济精神。


  顾名思义,《反垄断法》是反对垄断、鼓励竞争。中国需要这样一部《反垄断法》,是对市场参与者一视同仁的、公正的《反垄断法》。它不仅包括中性的法律内容,还包括中性的法律操作与执行。对于中国的长远发展而言,规范、透明、可预期的市场环境,是必须也是必要的,而制度的制定前提是要保证做到公开、公正、公平。


  赋予更多的反外资垄断,恐怕还远远不够。《反垄断法》也不能让其变成一部纯粹保护中国企业的法律。就像第七条所规定的“国有经济占控制地位的关系国民经济命脉和国家安全的行业以及依法实行专营专卖的行业,国家对其经营者的合法经营活动予以保护”。


  《反垄断法》的目的是创造并维护市场经济的秩序,营造公平、自由竞争的氛围,以保护消费者权利。第七条的规定,给了让垄断者以法律的名义再行垄断的理由。回顾这几年民营经济三十六条的呐喊此起彼伏,落实却颇为艰难,而这次的第七条,很可能委实成为电信、电力、烟草、铁路、石油逃避反垄断法监管的法律理由。


  要做到公平、自由的竞争,既要反外资企业的垄断,也要反国有企业的垄断,对所有参与的市场主体不管所有制形式,不管出资主体,都应该一视同仁,最终目的是维持市场的竞争性与公平性。盘点这部法律,对内资压力的相关制度改革也应该提上日程。只有保持政策“中性”,才会在长时间内对中国的市场最有利,这也是中国向市场经济转型的必经之路。


  而这样一部《反垄断法》,不应该赋予太多的含义,比如说国家经济安全,行业格局安全,过分强调一部分外资和外资在中国的并购行为作为这次制定《反垄断法》的“假想敌”。在关切这些国家经济安全层面的战略意义之外,同样地,也应该关切由于《反垄断法》铸就的产业盾牌,由于国企垄断所导致的企业活力欠缺、管理效率低下、行业竞争不公。

星期二, 09月 4th, 2007 未分类 没有评论